鹤唳

是今天肝小号段位开出来的。
感谢wy感谢党。

突然想看自己的理发师和自己的自设萨贝达谈恋爱。


我流理发杰不是标准绅士,但懂得基本礼仪不会很失礼。沉迷时尚艺术所以很看不惯审美极差的东西。嘴毒,不是通俗意义上的好脾气,但很会隐忍。不同于“开膛手”的是男女不挑,杀了人会装进棺材里放很多非名贵花朵装饰——将那称之为艺术品。喜欢白骨和蓝费利菊的搭配。不喜欢玫瑰,嫌弃那玩意儿香味太重太妖艳。也不太喜欢喝茶,偶尔放松一下的时候才会喝。背景是上流社会受吹捧的修发师,挺有钱的(?)。狂欢技术很好是个屠皇。


我流自设萨贝达爱钱,类似为了钱能做任何事,没有其他萨贝达的所谓信仰。爱打架所以身上的伤比所有萨贝达身上都要多,爱烟爱酒。看似是个莽夫其实极善揣测人心,脑袋好用的很。脾气不好爱说脏话。也挺有钱但是是个小贪鬼——诚然这是一个类似无耻军痞的印象其实一直在默默保护所有人。类似一个及时的大心脏或者是遛鬼一局只有自己祭天都是常规操作?。是个人皇,是和理发杰互相头疼的对象。

——————————————————

“啐,怪物,不过如此。”

萨贝达没想到自己才遛了三台机就上了椅子,不得不说面前的家伙不同于以前自己遇到的怪物——格外出众的技术让他这个身经百战的雇佣兵都吃了不少暗亏,除却某个家伙的毒钻也曾经让萨贝达气的差点没抢了所有佣兵手里的军刀跑到监管者宿舍捅死所有的裘克。


“你的品味也不过如此,换换你肮脏的衣服或许才会不那么吸引我的目光——我的意思是,你那糟糕的衣品让我老远就能看到你的痕迹。”


玛尔塔来救人的时候就感受到了剑拔弩张的氛围,她第一次见到求生者和监管者互骂的场面——虽然其实只是坐着的在骂站着的在讽。


后来玛尔塔还是没救下来萨贝达,空枪之后其余两个队友上天,顶着一身伤跳地窖之后刚走出大厅——

“妈的…今天的屠夫真是个神经病。”


“但技术好像挺不错。”


被艾米丽按在地上治疗的萨贝达如是说。


【请允许我私心杰佣tag。想看他们俩谈恋爱呜。】


杰佣。《Beliver》。信徒。

tip:搭配歌曲《beliver》食用更配喔。


剧情发展随歌词推进。


Ⅱ.

杰克不得不承认面前的家伙超乎常人的镇定着实比某一次苏格兰场的警察找到他时更让他生出了莫名其妙的跃跃欲试。两个人的再次相遇有不遑多让爱情故事里男女主角相遇的戏剧和偶然性——


当雾气源源不断从东区的渡口入侵人们的风衣,卷着街道上残存的女人们才会涂的胭脂水粉味儿吹响七次教堂古钟,军官迈尔斯的婚礼以及生命进入了无可掌握的倒计时。


今日的东区伦敦终于退散往日浓雾,无论是否参加婚礼的人士都不会难过。不过这与萨贝达无关,他只明白那个日本艺妓注定要失去她的丈夫。


在将一沓厚厚的报纸卖的差不多,萨贝达找到了一个他满意的制高点之后正了正手臂上的弹簧护肘。没趣的观察工作正要叫嚣着被拖离萨贝达身边,身着燕尾服的男人又延迟了计划。


“一份报纸。”


诚然,萨贝达完成任务赚的钞票比一份报纸要多的多,将报纸塞进面前人的臂弯里后垂臂的动作虽然有在他的手掌上划出一道血痕但也并不妨碍他逃离一般的举动。


而高挑绅士只是用指腹将报纸边缘的血迹捻干,真正吸引他的是“军官迈尔斯的婚礼”和“神秘开膛手再次作案”。毫无趣味的祝福和抨击也没有耽误杰克太多时间。


而真正让杰克一整天的时间都变得有趣的多的是他在参加婚礼时正和某个医学界的所谓教授聊天时,被众人而围非新郎被一颗由高处射下来角度刁钻的子弹击毙。


日本女人的尖叫哭泣声埋没不了后楼楼顶一闪而过的白光,巡场的苏格兰场警察显然比杰克要晚不少时间意识到子弹的来源。因为至少现在杰克和萨贝达还不急不忙的说上了几句话。


至于让杰克认出这个胆大包天的小家伙是谁还是因为萨贝达掌心偏长的一道窄口子以及他周身的烟草气味。


“你当一个报童可比刀尖舔血的雇佣兵工作要可爱的多。”


“我可不需要你告诉我,我该成为什么样的人——船舵应当由命运号的船长来掌握,我的意思是,老子的命应该由我自己主宰。”


棕发男人将燃尽的烟屁股扔在地上用军靴狠狠碾了上去。并且幼稚性的背上狙枪从楼上跳下来之前极恶意的侧身撞了一下杰克。


没错,从楼上跳下来。


十层左右的楼高的确能让萨贝达摔的去跟死神聊天。虽然几个不错的着力点倒是让萨贝达安然无恙的回到了地面,但是和苏格兰场的警察迎面撞个正着却不是什么值得赞美的运气。


见鬼了,枪和命二者之间萨贝达果断选择后者。只是弃枪而逃之后的故事还有待撰写。


杰佣。《Beliver》。信徒

tip:搭配歌曲《beliver》使用应该会更好喔。

剧情发展随歌词推进。


Ⅰ.

“wel——孤狼。”


沉重铁门由一个年轻的棕发男人推开,既不高雅也不粗俗的尖锐声音迎接他与冷风的回归。萨贝达将肩上的枪杆随意扔在地上惹的几个无权用枪的雇佣兵不善目光,却行云流水坐在高椅上点烟。萨贝达深吸了一口廉价烟气儿,一臂拄在勉强称之为桌子的东西上——那仅仅由木箱和黑漆铁板搭建而成。挑了眉骨昂瞳看着老兵满是疤痕的丑陋脑袋:


“让您老人家开口欢迎一定是又有事情要麻烦我一个小雇佣兵?说吧,又是哪门子破事找上来了。”


“听听你的语气,萨贝达——要不是我看好你,我会将好机会留给你?听好了,这次的任务我可不清楚,但大笔大笔的佣金是我唯一能保证的。”


老兵干枯的指节指向了身后的一排房间。那片区域隔音绝佳,不为人知的暗杀勾当的协议大多都是在这里签订。


“Fine。看来是笔票大的。”


牙齿咬住烟节所发出的声音并不多容易辩听,不过只需要看萨贝达的起身走向那些房间就明白他干定了这活儿。


门锁由外力并不温柔的打开,声响不小至少让在里面等的不耐烦的杰克的心情有些火上浇油。萨贝达走进屋子里后侧手将门关好,确认无误后才抬头看了看身后高挑的“金主”。


“…你认为我有兴趣赚你的钱,英国佬?不想被廓尔喀弯刀割破你的喉咙的话你最好赶快带着你的破钱滚出佣兵营。”


杰克看见了比十一月伦敦东区的早雾还要冷的眼睛。说实话他只是因为一场职业上的手术脱不开身去杀掉那个自持清高的游街妓女,这才让他想到了还有佣兵这个选择。毫无疑问他也觉得这大材小用了些,不过这个雇佣兵所带来的趣子可比得知妓女死去的消息要让他觉得舒畅的多。


“喔——当然,当然。既然您并不愿意接受我的雇佣,我自然不为难您。我欣赏您的坦诚。”


————————


“那就让我们来比一比,利刃和弯刀,谁会最先破碎屈服。”


一个巨短小的漫威语c群群宣。整顿不久,群风也好多了。人少到只有一篇戏。(明明是你弄丢啊喂!)。总之还是一样热爱语c的漫威家人能入群!!

#从百层大楼上跳下来的怂包#

#毒埃#


Ⅰ.

“埃迪,你就是个怂包。”


这是埃迪第1072次从电梯上下来。毒液依旧不改那句嘲讽意味的话语。


“你今晚的巧克力没了。”


“?你敢。我吃了你的肝。”


Ⅱ.

今天的埃迪依旧要乘坐电梯下楼回家。


只当他的手指刚触摸到电梯按钮的时候,毒液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你个怂包!你就不能相信我一次吗!?”


“我只是赔不起玻璃了。”


Ⅲ.

埃迪一如既往的要乘电梯了,毒液却出人意料的没有嚷嚷“埃迪怂包”。


相信他一次?


埃迪后退几步,曲臂拦住脸接上疾步撞碎了玻璃。埃迪挺后悔的其实他只是想骗骗毒液,早知道应该提议让老板去进点中国制造的玻璃。


距离地面92层楼。

“f*ck!毒液你睡大觉呢?快点出来!!”


距离地面72层楼。

“毒液你tm的…!我要是死了你也找不到新的好宿主了!!”


距离地面24层楼。

“…这次到我说Goodbye了啊。”


埃迪这么想着。闭上了眼睛。



……


“我在呢。傻子。”


演绎之星脑洞

恕我直言。


杰克的演绎之星真的像一个暴发户  花大价钱出来旅游    后  来到庄园然后被庄园主绑架  结果杰克家里那边没有赎人   庄园主恼羞成怒给杰克进行了一场疯狂的手术   给改变成了一个畸形怪物  一无所有负债累累的杰克不得不开始给庄园主打工啊!!!!!!!


自设兵痞萨贝达迎新戏

【Old wounds are my friends.】


“旧伤才是我的朋友。”


——


澄亮皮靴搭上长桌边缘,将臂上黑色绷带扯断随意扔上碎石地板。杂密伤疤微渗血水惊心怵目却并不动容,旋即拿起一卷崭新带卷缠上手臂打个细结便算完毕。


从烟盒中抽取一支娴熟点燃塞进口中深吸烟草气息,烟头橙色光芒乍现随后又被黑色焚灰掩盖。


缕缕白烟悠然飘升遮挡视线不会儿消逝。几分困睡袭上大脑鸦睫微敛昏昏沉沉。铁门剐蹭极为刺耳驱赶倦意有所不满剑眉微挑沉声吐字。


“欢迎。无论你是我的同伴还是敌人。”


“如果是同伴。”


“希望你不会是个胆小鬼,轮回的狂欢游戏不会给你休息的时间。”


将燃尽的烟屁股扔到地上,提转鞋尖将剩余火星踩灭。重新点燃一根香烟续而吞云吐雾。


“如果你是敌人。”


双指将烟节抽离双唇,无顾唇角伤口扯出狂妄笑意。


“等着被老子遛死吧。”


最近想看大哥哭的樣子。

淚珠都噙在眼眶里或顫顫巍巍掛在睫毛上。再不就是順著臉頰滑落勾勒漂亮的頜骨形狀。

淚痣都晕染上眼圈一週的紅色。仰头深吸一口氣在一言不發低頭還倔強到讓淚水啪嗒啪嗒打在什麼东西上發出清脆聲音都不肯用袖子擦一擦。

想…

糟了快給我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是群裏的沙雕聊天記錄。
p10是一個假群宣。群裏有七罪宗勢力和福爾摩斯劇組勢力呢。輕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