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唳

一个巨短小的漫威语c群群宣。整顿不久,群风也好多了。人少到只有一篇戏。(明明是你弄丢啊喂!)。总之还是一样热爱语c的漫威家人能入群!!

#从百层大楼上跳下来的怂包#

#毒埃#


Ⅰ.

“埃迪,你就是个怂包。”


这是埃迪第1072次从电梯上下来。毒液依旧不改那句嘲讽意味的话语。


“你今晚的巧克力没了。”


“?你敢。我吃了你的肝。”


Ⅱ.

今天的埃迪依旧要乘坐电梯下楼回家。


只当他的手指刚触摸到电梯按钮的时候,毒液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你个怂包!你就不能相信我一次吗!?”


“我只是赔不起玻璃了。”


Ⅲ.

埃迪一如既往的要乘电梯了,毒液却出人意料的没有嚷嚷“埃迪怂包”。


相信他一次?


埃迪后退几步,曲臂拦住脸接上疾步撞碎了玻璃。埃迪挺后悔的其实他只是想骗骗毒液,早知道应该提议让老板去进点中国制造的玻璃。


距离地面92层楼。

“f*ck!毒液你睡大觉呢?快点出来!!”


距离地面72层楼。

“毒液你tm的…!我要是死了你也找不到新的好宿主了!!”


距离地面24层楼。

“…这次到我说Goodbye了啊。”


埃迪这么想着。闭上了眼睛。



……


“我在呢。傻子。”


演绎之星脑洞

恕我直言。


杰克的演绎之星真的像一个暴发户  花大价钱出来旅游    后  来到庄园然后被庄园主绑架  结果杰克家里那边没有赎人   庄园主恼羞成怒给杰克进行了一场疯狂的手术   给改变成了一个畸形怪物  一无所有负债累累的杰克不得不开始给庄园主打工啊!!!!!!!


自设兵痞萨贝达迎新戏

【Old wounds are my friends.】


“旧伤才是我的朋友。”


——


澄亮皮靴搭上长桌边缘,将臂上黑色绷带扯断随意扔上碎石地板。杂密伤疤微渗血水惊心怵目却并不动容,旋即拿起一卷崭新带卷缠上手臂打个细结便算完毕。


从烟盒中抽取一支娴熟点燃塞进口中深吸烟草气息,烟头橙色光芒乍现随后又被黑色焚灰掩盖。


缕缕白烟悠然飘升遮挡视线不会儿消逝。几分困睡袭上大脑鸦睫微敛昏昏沉沉。铁门剐蹭极为刺耳驱赶倦意有所不满剑眉微挑沉声吐字。


“欢迎。无论你是我的同伴还是敌人。”


“如果是同伴。”


“希望你不会是个胆小鬼,轮回的狂欢游戏不会给你休息的时间。”


将燃尽的烟屁股扔到地上,提转鞋尖将剩余火星踩灭。重新点燃一根香烟续而吞云吐雾。


“如果你是敌人。”


双指将烟节抽离双唇,无顾唇角伤口扯出狂妄笑意。


“等着被老子遛死吧。”


最近想看大哥哭的樣子。

淚珠都噙在眼眶里或顫顫巍巍掛在睫毛上。再不就是順著臉頰滑落勾勒漂亮的頜骨形狀。

淚痣都晕染上眼圈一週的紅色。仰头深吸一口氣在一言不發低頭還倔強到讓淚水啪嗒啪嗒打在什麼东西上發出清脆聲音都不肯用袖子擦一擦。

想…

糟了快給我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是群裏的沙雕聊天記錄。
p10是一個假群宣。群裏有七罪宗勢力和福爾摩斯劇組勢力呢。輕輕。

归宿系列终于更新了。

#归宿#叁#

范无咎在厨房里待了很久很久。

范无咎拍拍身上的面粉,又在夜莺女士不知道的几次的提醒下,终于放弃了亲手做月饼给谢必安吃的想法。

“范无咎先生快去休息吧,您已经在厨房里待了一整天了。打扫工作交给我。以及谢必安先生好像在后花园里等您”

夜莺女士平日里优雅好听的英伦腔里此时也有些疲倦和驱赶的意味。

范无咎也懒得推谢。揉了揉酸痛的肩膀就出了厨房赶往后花园。

秋天的欧利蒂丝庄园并不暖和。何况是连油灯都不点的后花园难免让人有些感到不善的寒意。

范无咎坐在石阶上等了很久很久。

久到肩披上都结了些许水珠,又在寒冷的夜风几次的呼啸下,范无咎终于放弃了等待自己的哥哥的想法。
这种感觉是什么样的呢。像是又一次被剥夺生命了吧,即使知道他很可能正在往这里赶路。
还是一样的,一成不变的。

“无咎,我做月饼回来了。你最喜欢的豆沙馅。很抱歉,今天一直有人在使用厨房。我没法早些做带来。”

…还是有些变化的对吧。

范无咎意识性的开口打算回应,张口的时候却被塞一块甜腻的月饼。

“你最喜欢的豆沙馅。”
———————————————————
接下来的时间是他们兄弟两个的。

你瞧。不一定什么都是一成不变的。

中秋节快乐。

杰佣

#杰佣#

#臆想症#

奈布又找不到了。

艾米丽气的攥紧了针管,她的指尖因为握力太大都泛了白。

她满医院打听有没有谁见到奈布。最终刚从医院后门里出来的伍兹告诉她,奈布在后花园里。

……

“杰克,你看那朵玫瑰。真好看。”

“甜心,你稍等一下。我替你摘来。”

杰克立即站起身来,走向那一丛玫瑰。一不小心,杰克的皮鞋溅上了一片污泥。不过杰克还是把玫瑰摘回来送给了奈布。

“谢谢你,杰克。”

“不用——”

杰克话没说完,艾米丽推门进来。

“奈布,你在和谁说话。”

“杰克啊,他来看我了。”

奈布手里拿着一朵玫瑰。

以及奈布靴子上,那一片污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