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唳

是群裏的沙雕聊天記錄。
p10是一個假群宣。群裏有七罪宗勢力和福爾摩斯劇組勢力呢。輕輕。

归宿系列终于更新了。

#归宿#叁#

范无咎在厨房里待了很久很久。

范无咎拍拍身上的面粉,又在夜莺女士不知道的几次的提醒下,终于放弃了亲手做月饼给谢必安吃的想法。

“范无咎先生快去休息吧,您已经在厨房里待了一整天了。打扫工作交给我。以及谢必安先生好像在后花园里等您”

夜莺女士平日里优雅好听的英伦腔里此时也有些疲倦和驱赶的意味。

范无咎也懒得推谢。揉了揉酸痛的肩膀就出了厨房赶往后花园。

秋天的欧利蒂丝庄园并不暖和。何况是连油灯都不点的后花园难免让人有些感到不善的寒意。

范无咎坐在石阶上等了很久很久。

久到肩披上都结了些许水珠,又在寒冷的夜风几次的呼啸下,范无咎终于放弃了等待自己的哥哥的想法。
这种感觉是什么样的呢。像是又一次被剥夺生命了吧,即使知道他很可能正在往这里赶路。
还是一样的,一成不变的。

“无咎,我做月饼回来了。你最喜欢的豆沙馅。很抱歉,今天一直有人在使用厨房。我没法早些做带来。”

…还是有些变化的对吧。

范无咎意识性的开口打算回应,张口的时候却被塞一块甜腻的月饼。

“你最喜欢的豆沙馅。”
———————————————————
接下来的时间是他们兄弟两个的。

你瞧。不一定什么都是一成不变的。

中秋节快乐。

杰佣

#杰佣#

#臆想症#

奈布又找不到了。

艾米丽气的攥紧了针管,她的指尖因为握力太大都泛了白。

她满医院打听有没有谁见到奈布。最终刚从医院后门里出来的伍兹告诉她,奈布在后花园里。

……

“杰克,你看那朵玫瑰。真好看。”

“甜心,你稍等一下。我替你摘来。”

杰克立即站起身来,走向那一丛玫瑰。一不小心,杰克的皮鞋溅上了一片污泥。不过杰克还是把玫瑰摘回来送给了奈布。

“谢谢你,杰克。”

“不用——”

杰克话没说完,艾米丽推门进来。

“奈布,你在和谁说话。”

“杰克啊,他来看我了。”

奈布手里拿着一朵玫瑰。

以及奈布靴子上,那一片污泥。

黑天鹅之羽

黑丝包裹的双腿丁字稳站,两手相叠搭在丝滑蕾裙上。见来人,好看的骨节分明的手指贴在嘴唇上,弯出一个礼仪性的弧度。

“Shh——
Please watch my performance.”

教堂的渡鸦在这话音落下的一瞬扑翅飞来,像是听到不可拒绝的命令,飞到破旧的长椅上栖落,而那猩红的瞳仁却尽量重描出自己只是个捧场的“观众”。

小礼帽上的黑色羽毛闪耀黯芒,直起腰身,纱裙在腰间飘扬——简单的几个舞步,复而停下。漆黑皮质手套作出一个邀请的动作

“Dance together?”

宿伞之魂

#归宿#贰#

#花吐症#

#私设黑白可以同时出现,游戏时除外#

谢必安觉得自己的弟弟这几天突然有了情调。

比如说养栀子花。

具体实例,比如说谢必安发现,弟弟的房间里总是有一堆栀子花花瓣。

以及今天和红蝶小姐一起联和狩猎的时候,他打开伞准备让弟弟出来替自己一下,一打开伞却是一大堆栀子花瓣将他埋了起来。

美智子小姐还夸赞无咎有浪漫情怀,在伞里放这么好看的花。

后来无咎表示那只是他在伞里太无聊,哥哥不让他出来他只好在伞里咳花瓣玩。谢必安表示自己是舍不得让弟弟出来挨累才不让范无咎出来。

啊。真是有爱的情侣(划)兄弟呢。

宿伞之魂

#归宿#
#壹#

“固执。”

这是向来神秘而又优雅的庄园主看见谢必安时说的第一句话。那对黯淡的金色的眼睛写着嘲讽又不予人反驳的余地,气氛让人窒息的凝固了几秒钟。

“你们真的能让我见到无咎吗。”

可所问非所答。

“谢必安先生,下雨了。”

谢必安微怔,日头还正好又哪来的雨呢。可夜莺女士那好听的英伦腔有种魔力,催促他快点撑开那把油纸伞。

“唰——”

黑色的魂魄像是什么液体缓缓从油纸伞中渗透出来,白衣人伸出手,拢住少许的魂魄附在嘴唇上。

“无咎,终于见到你了。”

“兄长。”

“夜莺,你说为什么只是为了接触的一瞬,那谢必安就甘愿留在这里。”

庄园主反复抚摩那根细长顺滑的手杖这么发问。

“主人,我觉得您永远都不会懂得的。”

“…”

狂草稿。有时间完善。大体上意思是这样的。

#魔医#

“瑟维,能再变一个魔术吗。”
“当然,我亲爱的艾米丽小姐。”
棕色手套之间空空如也,又呈弓形阖上,复张开其中是一只瑟缩蓝蝶,见得了自由展翅飞走。
“瑟维,我们什么时候也能像那只蝴蝶一样”
“很快”
“回庄园吧,独自离去的蝴蝶无法安度余生”
       
           〈鹿头〉大获全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