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唳

宿伞之魂

#归宿#
#壹#

“固执。”

这是向来神秘而又优雅的庄园主看见谢必安时说的第一句话。那对黯淡的金色的眼睛写着嘲讽又不予人反驳的余地,气氛让人窒息的凝固了几秒钟。

“你们真的能让我见到无咎吗。”

可所问非所答。

“谢必安先生,下雨了。”

谢必安微怔,日头还正好又哪来的雨呢。可夜莺女士那好听的英伦腔有种魔力,催促他快点撑开那把油纸伞。

“唰——”

黑色的魂魄像是什么液体缓缓从油纸伞中渗透出来,白衣人伸出手,拢住少许的魂魄附在嘴唇上。

“无咎,终于见到你了。”

“兄长。”

“夜莺,你说为什么只是为了接触的一瞬,那谢必安就甘愿留在这里。”

庄园主反复抚摩那根细长顺滑的手杖这么发问。

“主人,我觉得您永远都不会懂得的。”

“…”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