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唳

归宿系列终于更新了。

#归宿#叁#

范无咎在厨房里待了很久很久。

范无咎拍拍身上的面粉,又在夜莺女士不知道的几次的提醒下,终于放弃了亲手做月饼给谢必安吃的想法。

“范无咎先生快去休息吧,您已经在厨房里待了一整天了。打扫工作交给我。以及谢必安先生好像在后花园里等您”

夜莺女士平日里优雅好听的英伦腔里此时也有些疲倦和驱赶的意味。

范无咎也懒得推谢。揉了揉酸痛的肩膀就出了厨房赶往后花园。

秋天的欧利蒂丝庄园并不暖和。何况是连油灯都不点的后花园难免让人有些感到不善的寒意。

范无咎坐在石阶上等了很久很久。

久到肩披上都结了些许水珠,又在寒冷的夜风几次的呼啸下,范无咎终于放弃了等待自己的哥哥的想法。
这种感觉是什么样的呢。像是又一次被剥夺生命了吧,即使知道他很可能正在往这里赶路。
还是一样的,一成不变的。

“无咎,我做月饼回来了。你最喜欢的豆沙馅。很抱歉,今天一直有人在使用厨房。我没法早些做带来。”

…还是有些变化的对吧。

范无咎意识性的开口打算回应,张口的时候却被塞一块甜腻的月饼。

“你最喜欢的豆沙馅。”
———————————————————
接下来的时间是他们兄弟两个的。

你瞧。不一定什么都是一成不变的。

中秋节快乐。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