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唳

自设兵痞萨贝达迎新戏

【Old wounds are my friends.】


“旧伤才是我的朋友。”


——


澄亮皮靴搭上长桌边缘,将臂上黑色绷带扯断随意扔上碎石地板。杂密伤疤微渗血水惊心怵目却并不动容,旋即拿起一卷崭新带卷缠上手臂打个细结便算完毕。


从烟盒中抽取一支娴熟点燃塞进口中深吸烟草气息,烟头橙色光芒乍现随后又被黑色焚灰掩盖。


缕缕白烟悠然飘升遮挡视线不会儿消逝。几分困睡袭上大脑鸦睫微敛昏昏沉沉。铁门剐蹭极为刺耳驱赶倦意有所不满剑眉微挑沉声吐字。


“欢迎。无论你是我的同伴还是敌人。”


“如果是同伴。”


“希望你不会是个胆小鬼,轮回的狂欢游戏不会给你休息的时间。”


将燃尽的烟屁股扔到地上,提转鞋尖将剩余火星踩灭。重新点燃一根香烟续而吞云吐雾。


“如果你是敌人。”


双指将烟节抽离双唇,无顾唇角伤口扯出狂妄笑意。


“等着被老子遛死吧。”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