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唳

杰佣。《Beliver》。信徒

tip:搭配歌曲《beliver》使用应该会更好喔。

剧情发展随歌词推进。


Ⅰ.

“wel——孤狼。”


沉重铁门由一个年轻的棕发男人推开,既不高雅也不粗俗的尖锐声音迎接他与冷风的回归。萨贝达将肩上的枪杆随意扔在地上惹的几个无权用枪的雇佣兵不善目光,却行云流水坐在高椅上点烟。萨贝达深吸了一口廉价烟气儿,一臂拄在勉强称之为桌子的东西上——那仅仅由木箱和黑漆铁板搭建而成。挑了眉骨昂瞳看着老兵满是疤痕的丑陋脑袋:


“让您老人家开口欢迎一定是又有事情要麻烦我一个小雇佣兵?说吧,又是哪门子破事找上来了。”


“听听你的语气,萨贝达——要不是我看好你,我会将好机会留给你?听好了,这次的任务我可不清楚,但大笔大笔的佣金是我唯一能保证的。”


老兵干枯的指节指向了身后的一排房间。那片区域隔音绝佳,不为人知的暗杀勾当的协议大多都是在这里签订。


“Fine。看来是笔票大的。”


牙齿咬住烟节所发出的声音并不多容易辩听,不过只需要看萨贝达的起身走向那些房间就明白他干定了这活儿。


门锁由外力并不温柔的打开,声响不小至少让在里面等的不耐烦的杰克的心情有些火上浇油。萨贝达走进屋子里后侧手将门关好,确认无误后才抬头看了看身后高挑的“金主”。


“…你认为我有兴趣赚你的钱,英国佬?不想被廓尔喀弯刀割破你的喉咙的话你最好赶快带着你的破钱滚出佣兵营。”


杰克看见了比十一月伦敦东区的早雾还要冷的眼睛。说实话他只是因为一场职业上的手术脱不开身去杀掉那个自持清高的游街妓女,这才让他想到了还有佣兵这个选择。毫无疑问他也觉得这大材小用了些,不过这个雇佣兵所带来的趣子可比得知妓女死去的消息要让他觉得舒畅的多。


“喔——当然,当然。既然您并不愿意接受我的雇佣,我自然不为难您。我欣赏您的坦诚。”


————————


“那就让我们来比一比,利刃和弯刀,谁会最先破碎屈服。”


评论(8)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