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唳

杰佣。《Beliver》。信徒。

tip:搭配歌曲《beliver》食用更配喔。


剧情发展随歌词推进。


Ⅱ.

杰克不得不承认面前的家伙超乎常人的镇定着实比某一次苏格兰场的警察找到他时更让他生出了莫名其妙的跃跃欲试。两个人的再次相遇有不遑多让爱情故事里男女主角相遇的戏剧和偶然性——


当雾气源源不断从东区的渡口入侵人们的风衣,卷着街道上残存的女人们才会涂的胭脂水粉味儿吹响七次教堂古钟,军官迈尔斯的婚礼以及生命进入了无可掌握的倒计时。


今日的东区伦敦终于退散往日浓雾,无论是否参加婚礼的人士都不会难过。不过这与萨贝达无关,他只明白那个日本艺妓注定要失去她的丈夫。


在将一沓厚厚的报纸卖的差不多,萨贝达找到了一个他满意的制高点之后正了正手臂上的弹簧护肘。没趣的观察工作正要叫嚣着被拖离萨贝达身边,身着燕尾服的男人又延迟了计划。


“一份报纸。”


诚然,萨贝达完成任务赚的钞票比一份报纸要多的多,将报纸塞进面前人的臂弯里后垂臂的动作虽然有在他的手掌上划出一道血痕但也并不妨碍他逃离一般的举动。


而高挑绅士只是用指腹将报纸边缘的血迹捻干,真正吸引他的是“军官迈尔斯的婚礼”和“神秘开膛手再次作案”。毫无趣味的祝福和抨击也没有耽误杰克太多时间。


而真正让杰克一整天的时间都变得有趣的多的是他在参加婚礼时正和某个医学界的所谓教授聊天时,被众人而围非新郎被一颗由高处射下来角度刁钻的子弹击毙。


日本女人的尖叫哭泣声埋没不了后楼楼顶一闪而过的白光,巡场的苏格兰场警察显然比杰克要晚不少时间意识到子弹的来源。因为至少现在杰克和萨贝达还不急不忙的说上了几句话。


至于让杰克认出这个胆大包天的小家伙是谁还是因为萨贝达掌心偏长的一道窄口子以及他周身的烟草气味。


“你当一个报童可比刀尖舔血的雇佣兵工作要可爱的多。”


“我可不需要你告诉我,我该成为什么样的人——船舵应当由命运号的船长来掌握,我的意思是,老子的命应该由我自己主宰。”


棕发男人将燃尽的烟屁股扔在地上用军靴狠狠碾了上去。并且幼稚性的背上狙枪从楼上跳下来之前极恶意的侧身撞了一下杰克。


没错,从楼上跳下来。


十层左右的楼高的确能让萨贝达摔的去跟死神聊天。虽然几个不错的着力点倒是让萨贝达安然无恙的回到了地面,但是和苏格兰场的警察迎面撞个正着却不是什么值得赞美的运气。


见鬼了,枪和命二者之间萨贝达果断选择后者。只是弃枪而逃之后的故事还有待撰写。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