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唳

突然想看自己的理发师和自己的自设萨贝达谈恋爱。


我流理发杰不是标准绅士,但懂得基本礼仪不会很失礼。沉迷时尚艺术所以很看不惯审美极差的东西。嘴毒,不是通俗意义上的好脾气,但很会隐忍。不同于“开膛手”的是男女不挑,杀了人会装进棺材里放很多非名贵花朵装饰——将那称之为艺术品。喜欢白骨和蓝费利菊的搭配。不喜欢玫瑰,嫌弃那玩意儿香味太重太妖艳。也不太喜欢喝茶,偶尔放松一下的时候才会喝。背景是上流社会受吹捧的修发师,挺有钱的(?)。狂欢技术很好是个屠皇。


我流自设萨贝达爱钱,类似为了钱能做任何事,没有其他萨贝达的所谓信仰。爱打架所以身上的伤比所有萨贝达身上都要多,爱烟爱酒。看似是个莽夫其实极善揣测人心,脑袋好用的很。脾气不好爱说脏话。也挺有钱但是是个小贪鬼——诚然这是一个类似无耻军痞的印象其实一直在默默保护所有人。类似一个及时的大心脏或者是遛鬼一局只有自己祭天都是常规操作?。是个人皇,是和理发杰互相头疼的对象。

——————————————————

“啐,怪物,不过如此。”

萨贝达没想到自己才遛了三台机就上了椅子,不得不说面前的家伙不同于以前自己遇到的怪物——格外出众的技术让他这个身经百战的雇佣兵都吃了不少暗亏,除却某个家伙的毒钻也曾经让萨贝达气的差点没抢了所有佣兵手里的军刀跑到监管者宿舍捅死所有的裘克。


“你的品味也不过如此,换换你肮脏的衣服或许才会不那么吸引我的目光——我的意思是,你那糟糕的衣品让我老远就能看到你的痕迹。”


玛尔塔来救人的时候就感受到了剑拔弩张的氛围,她第一次见到求生者和监管者互骂的场面——虽然其实只是坐着的在骂站着的在讽。


后来玛尔塔还是没救下来萨贝达,空枪之后其余两个队友上天,顶着一身伤跳地窖之后刚走出大厅——

“妈的…今天的屠夫真是个神经病。”


“但技术好像挺不错。”


被艾米丽按在地上治疗的萨贝达如是说。


【请允许我私心杰佣tag。想看他们俩谈恋爱呜。】


评论(2)

热度(24)